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微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微博

56岁历史学者任放逝世: “随遇而安,自在自为”

时间:2019/9/22 13:17:00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18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 2019年5月底,高校毕业生论文答辩繁忙季,察觉自己身体异常的任放并没有太在意,觉得是最近熬夜看论文,过度劳累,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直到答辩结束,任放的脸色越来越黄,还开始拉肚子,最后撑不住了才到医院检查,检查出来已经是胆管癌晚期了。  一开始,任放还瞒着自己的学生,只是回复...
      2019年5月底,高校毕业生论文答辩繁忙季,察觉自己身体异常的任放并没有太在意,觉得是最近熬夜看论文,过度劳累,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直到答辩结束,任放的脸色越来越黄,还开始拉肚子,最后撑不住了才到医院检查,检查出来已经是胆管癌晚期了。
  一开始,任放还瞒着自己的学生,只是回复贾勇说需要静养一下,饮食清淡些。6天后,病情严重的任放需要转到条件更好的同济医院,任放的好朋友、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杨国安叫贾勇帮忙办理转院,贾勇才获知任放的病情。但任放交代,不要告诉学生。
  任放的第一届博士生张绪在安徽大学徽学与传统文化研究院工作。他直到7月份才得知任放生病,第二天从安徽赶去武汉看望。见到任放后,张绪非常惊讶,2018年12月师生两人曾见面,当时任放的脸色很红润:“他平时看不出来任何症状,发病的时候脸色已经发黄,整个眼白全是黄的。”
  在此之前,任放的身体一直很好,很少生病,经常打网球、跑步。校医院的电脑里面没有他的任何记录。
  住院前两个月,任放每天到医院楼下散步锻炼身体,状况也很好。他对病情很乐观,仍然每天坚持看书。9月份开学时他还经常问学生学校的情况,想赶快回学校,继续手头上的3个科研项目。
  “他手上的事情多到不得了。当老师的,一个星期不写东西,那得有多着急啊。”任放的博士生导师陈锋说。
  住院期间,医生想了各种治疗方法:化疗、放疗、靶向治疗、人造胆管,甚至换肝都研究过,因为情况过于严重,一一放弃。
  后半个月,任放的情况急转直下,腹腔积水。“免疫系统可能突然就崩溃了,走得特别快。”杨国安说。
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沙巴体育)
粤icp备13039718号-1